首页 >> 油画出口美国

pk10免费永久计划网址: 第1444章 穆井橙,你真的玩儿我?!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“这么轻易就抛弃我们了?”易俊阳坐了起来,身体微倾看着区少辰,“没那么容易!”区少辰抬头,对上易俊阳玩味的目光,“怎么?”“你又要举行婚礼,又要瞒着穆井橙,一个人怎么忙的过来?”易俊阳认真的看着她,“交给我和聪玲吧,保证办的让你满意。 ”区少辰的唇角缓缓的扬了上来,“我正有此意!”易俊阳微微一愣,心里突然明白了什么,“原来你在这儿等着我呢?!”敢情……自己上当了?“否则我来找你商量什么?!”区少辰坦然的笑了笑,然后为易俊阳的杯子里加满了酒,“到时候辛苦你了……”说完,拿自己的杯子往易俊阳的杯子上轻轻一碰,最后一饮而尽。

看着这只老狐狸又玩儿了自己一把,易俊阳假装愤恨的瞪了他一眼,然后将整整一杯红酒一口气喝了下去,“到时候,你可别后悔。 ”“我拭目以待!”区少辰得意的扬了扬眉,整个身体慵懒的靠在沙发背上,目光里尽是挑衅之意。

他若是不任信这个朋友,又怎会将这么重要的事情关给他?!只是……穆井橙若是知道那些事,她会怎么样呢?从易所出来,区少辰坐在车里却没有发动车子。

他想了想,然后拿出手机,在上面找到一个他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打的电话,犹豫了良久之后……拨了出去。

电话很快被接通,区少辰听到那边的声音之后,只是淡淡了说了三个字,“回来吧!”然后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便挂了。

同一片蓝天下。 一家五星级酒店内,曲佳佳从浴室走出来,整个人慵懒的躺在了宽大的双人床上,目光有些涣散的望着头顶的天花板,重重的呼出一口气,心里这才舒服一些。 事实上,她并非一分钱也没有,相反,她今天把房子卖了,身上有的是钱。

不过,她为了博得区少辰的同情,也为了逼迫穆井橙,才会将戏演的那么足。 只是,她没想到,即使如此,那一对夫妻还是不肯向自己伸出援手,还是不肯帮她。

这一刻,曲佳佳便真的生气了。 很生气!曲佳佳阴冷的目光,望着天花板上那盏高档却简洁的灯,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,“穆井橙,走着瞧,等你失去了区太太这个光环,等你被区少辰抛弃的那一天,也便是你的死期!”说完,她有些不解恨般的坐了起来,胸口像压着一块石头,沉的要命,闷的要命,“不行,我必须得做些什么。 ”曲佳佳说完,从大床上走了下来,穿着浴袍的她,在宽大的房间里走来走去,可怎么也想不起来,她所能做的,还有什么。

“难道就这样坐以待毙?”曲佳佳的眉头越皱越紧。

从小到大,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儿,哪儿有被算计的道理?!虽然她知道穆井橙应该没有那么大的胆子,但今天那栋正在建筑的别墅区,却也提醒着她,有些事情,或许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
也许……穆井橙从来就没有想过帮自己,更是没有想过把区太太的位置让出来呢?!想到这里,曲佳佳的额头突然冒出一丝冷汗,后背也是一阵阵的发凉,“穆井橙,你真的玩儿我?!”一瞬间,她原本就不平静的内心里突然掀起一层波浪,整个人再次被怒火包围。 她突然觉得,她真的太安份了,所以才会中了穆井橙的计,才会被她这样一步一步的牵着鼻子走。 此时此刻,她必须得为自己做些什么。 不管穆井橙有什么目的,更不管她按的是什么心,从现在起……自己必须为自己而战了。 “做些什么呢?”曲佳佳有些焦躁的来回走着,突然她的脑子灵光一闪,一个主意冒了出来,“区少辰!”这件事情最重要的因素是区少辰,可从头到尾,他都没有参与进来过。 就算他对自己有些特殊,就算他对自己有想法,就算他不想再继续跟穆井橙过下去了,但从头到尾,他都没有做过什么,更没说过什么。

若继续这样下去,事情还不知道会拖到什么时候,自己更不知道还要跟穆井橙纠缠到什么时候。 她耗的起,可自己却等不及了。

就算穆井橙明天会给自己一个答复,就算明天她会来接自己搬到那个所谓的别墅去,她都不想再等了。 可……做些什么呢?对了,穆井橙不是一直说区少辰对自己有意思,他喜欢自己吗?!那她就做件“顺水推舟”的事情,让她见识一下,她的男人到底对自己有多喜欢!可怎么能让她知道?又让她知道些什么呢?曲佳佳到目前为止,连区少辰的身都无法靠近,又怎么可能让穆井橙相信,她的男人已经是自己的,已经跟她毫无关系了呢?!想到这里,曲佳佳又有些懊恼的挠起了头。 “怎么办?!怎么办?”她一边走一边苦想着。 突然之间,她从镜子里看到自己凌乱的头发,以及因为偏瘦的身体,而让宽大的浴袍不自觉从肩上滑落的情形,一瞬间,她便有了想法……与此同时,暮色的房子里安静异常。

早已睡下的一对母女,在姚海约发出均匀的呼吸声之后,告一段落。

穆井橙并没有睡着,她轻轻的从床上下来,光着脚离开了卧室。 此刻,已是晚上十二点。

这个时候原本她早该睡着的,可不知道为什么,她的心就是静不下来,更是无法控制的回忆着今天发生的事情。 姚海约的身体一向不好她是知道的,可今天她的状态看起来却异常的虚弱。

虽然她看的出来,姚海约为了不让自己担心,所以强装着精神,像个没事儿人一样跟自己说笑,但她却并没有揭穿她,而是忍了下来。 为的,就是现在。 她希望这个来之不易的母亲没事发生,否则的话……她不希望有人瞒着她。

而那个人……就是区少辰!不知道为什么,她感觉他和姚海约故意在瞒着自己什么,但究竟是什么,她却想不出来,也不敢想。

()。

标签:油画出口美国,新型战争实例,幼儿园要降费